• 萌愛勳章,帝少的隐秘會長

    雪琤澪皌

    浪漫青春連載中155.28萬

    我們彼此走在不同的道上,究竟誰負了誰的光年?初次的預感在胸口,被吸入其中。雖然還不知道什麼是永遠,但找到了你離不開傳達熱量嘶啞的聲音。 他說,“不要妄想偷走本少的心,因為你,不配——” 她笑靥如花,“可以,記得别回頭就好…” 家族遷變她被殘忍抛棄,荒落在外直至八年受盡折磨。 黎明前回歸,她執掌神秘勢力“M.e光影社”,擔任會長首席。 無人知曉“M.e光影社”究竟執掌何事,它并不屬于黑道也不屬于白道,既是善類也非善類。可相傳尋求幫忙隻要理由充分得當,那麼隻需動搖小部分便可以解決一切疑難。 這裡面的神秘勢力,究竟隐藏着多少謎點? 她一面僞裝,一面卻又洩露着真實的自我。 惡少好奇了,壞笑捏起她的下巴:“你還真是有趣,在呆萌可愛和冷靜睿智中随意切換。到底哪個才是真正的你,說,昨晚你鬼鬼祟祟的幹什麼去了?” 終有一日,她伫立在雨中望着那抹遠去的身影,絕望的痛刺入眼簾和内心。“世上總是存在那麼多身不由己,若離,請别回頭。” 當我們反方向直行,是否可以奢望恰逢? 【你與我之間,是由萌發逐步走向前方的愛,當它曆經了風霜雨雪和源源不斷的毀滅,将會涅槃重生為勳章,象征一生的箴言。

  • 初戀9分甜,男神請簽收

    狐尾潇潇

    浪漫青春已完結137.04萬

    校園裡瘋傳,許格亦為了追陸景言,可以上刀山下火海。   是否如此?問下當事人;   許格亦大怒:“什麼上刀山下火海,我可是要好好活着帶着我家男神吃香喝辣的。” 殊不知,陸男神早就對她一見鐘情了。  

  • 學霸你女朋友掉了

    聽聽雨夜

    浪漫青春已完結171.62萬

      她對他一見鐘情,戀上了,便是一生!   她天然呆,他天然冷,她天然萌,他天然淡,她有多動症,他卻患了孤獨症!   *   第一次見面,李安安雙眼灼灼的看着歐陽奈,問:“你認識我嗎?”   歐陽奈瞥了眼一臉花癡的李安安,皺了皺眉,說:“不認識。”   李安安一副驚訝的口吻說:“這麼巧,我也不認識你,看來我們太有緣分了!”   歐陽奈:“……”   *   第二次見面,衛生間門口,李安安看到正在洗手池邊洗手的歐陽奈,屁颠屁颠的跑過去問:“你親自來上廁所啊?”   歐陽奈的手頓了頓,道:“……嗯。”   李安安高興道:“這麼巧,我也親自來上廁所,看來我們太有緣分了!”   歐陽奈:“……”   *   第N次見面,李安安仰頭看着歐陽奈好看的唇,咽了咽口水,問:“你接過吻嗎?”   歐陽奈:“……沒有。”   李安安雙眼放光,說:“太好了,我也沒有接過吻,要不,我們……試試吧!”   歐陽奈二話不說,轉身就走,李安安跟在後面追,邊追邊喊:“我追了你這麼久,你就答應做我的男朋友吧,不要再挑戰我的底限了!”   歐陽奈站住,挑眉,問:“你要怎樣?不來打擾我了?!”   李安安搖頭,說:“哪能啊,你再挑戰我的底限,我隻能考慮重新修改一下我的底限了。”   *   有人問李安安,“你為什麼那麼喜歡歐陽奈?”   李安安一聽到歐陽奈三個字,雙眼立馬變的亮晶晶的,她說:“因為他長的好看呀,我一看到他就超級想他!”   提問者在風中淩亂,這男女關系,是不是颠倒了?!   *   PS:   這是一個女追男的故事!   這是一個學渣追學霸的故事!   這是一個很寵很溫暖的故事!    

  • 遇到她時天很藍

    蘇馨兒

    浪漫青春已完結96.89萬

      從懵懂到年少,   從校服到婚紗,   時光荏苒,   一路有他。   冷漠獨立的少年,霸道腹黑,從不與人親近,可是有一天,他卻被萌妹纏上,揚言要和他回家,從此他的生活,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。   【本文1v1高甜養成文。】   【四歲,她摔了一跤邂逅一位帥哥哥,他冷漠孤傲,她呆萌粘人。】   “大哥哥,你的床好軟。”   “别吵。”   “大哥哥,我要你和我玩。”   “大哥哥,你是不是不喜歡我?”   【十三歲,她三級跳歸來,成為校草學長的心尖寵,一滴眼淚,換來深情告白。】   “丫頭,你不需要多麼的優秀。”   “我隻希望你不要那麼敗家。”   “敗家?那我以後少吃一點。”   “笨丫頭,你的眼淚比鑽石還要珍貴,掉在地上我撿不起來,你這樣是有多敗家。”   【二十歲大學畢業,他是高高在上的霸道總裁,她隻是小小的娛樂記者,他卻把她寵上天。】   “以後不要出去跑采訪。”   “那我的任務怎麼辦?”   “你可以采訪我,順便公開下我們的婚期。”   “可是……”   “沒有可是,以後你隻可以采訪我。” 【新文,豪門寵婚之總裁嬌妻升職記】

  • 國民初戀:高冷男神萌化了

    狐尾潇潇

    浪漫青春已完結122.76萬

    所謂紅顔禍水,清新脫線的宋希萌第一眼見到腹黑高冷的鹿嶼凡,便栽在他的顔值上。   從此,奮力猛追!   鹿男神皺着眉頭問:你喜歡我哪一點?   小萌物挑眉微笑答:我喜歡你離我近一點!   鹿男神:“……”   久而久之,   鹿嶼凡發現,他的高冷遇上了來勢洶湧的宋希萌,隻能用兩個字形容——沸騰!   *   多年以後。   一次特殊采訪中,主持人問鹿嶼凡,有錢有顔為什麼還單身?   鹿嶼凡噙着笑,反問主持人:你有沒有深愛着一個人?像鹿嶼凡愛着宋希萌那樣。   就算宋希萌不告而别消失三年,鹿嶼凡始終念念不忘。   錄制現場的某角落裡,宋希萌勾唇抿笑。   鹿嶼凡!誰說你單身了!   我們初戀還沒結束呢!

  • 總裁,你人設崩了

    聽一夏

    浪漫青春已完結160.68萬

    (已完結)她誤以為喬隽西和自家四哥關系暧昧不明, 用了各種方法想要将兩人拆散, 甚至不惜用上——美人計。 後來她知道真相,咄咄逼問,“你為何不早告訴我性取向正常!” 他笑,“你用美人計,我便将計就計。” * 他所謂的将計就計, 第一步:單方面昭告天下趙喬兩家聯姻; 第二步:篡改化驗結果,讓她驗孕單呈現陽性。 于是,奉子成婚,水到渠成。 婚後她去孕檢,卻被告知根本沒懷孕。 她盛怒。 他直接将她抱上床,笑得不懷好意,“革命尚未成功,吾等仍需努力!” 至此,她終于認清他的坑蒙拐騙, 奈何坑太深,她一輩子都沒跳出來。

  • 殿下是女生,揭開神秘的面紗

    雪晴冰微

    浪漫青春連載中73.36萬

    “淩翊澈!淩翊澈!I LOVE YOU!”這句話,是聖韻學院女生的心聲。 帥到爆的她是所有女生心中的男神!校園四大男神之首。 可是,有誰能想得到,她竟然是個假小子,帥氣男生外表的她有着可愛的女生一面,那場大火,讓她失去了哥哥,為替哥哥保持,原本一個十足的千金小姐竟然披上了男生的西裝。 那一年,在出國回來後,自己獨有的豪華宿舍裡竟然住進了一個男生,什麼!跟男生一起生活,雖然他很帥, 但是,我是女生好不好? 天哪,我的身份還能保的住嗎?他一靠近,心跳加快, 為什麼?

  • 學霸甜妻超暖萌

    浮光錦

    浪漫青春已完結141.02萬

    【每個女孩,心中都應該有過這樣一個少年。白衣飄飄,眼神涼薄。】 * 十六歲。 她是安城一中出名的小太妹。 張揚跋扈、臭名昭著。 所有人都喚她甄甄,唯有他,冷淡無趣,連名帶姓地喊她“甄明珠。” “甄明珠,停止你這些無聊的遊戲。” “好啊。”她仰頭看着少年清涼無波的鳳眼,笑得沒心沒肺,“隻要你當我的男朋友。” “……不可能。” 後來她知道,這世上沒有什麼不可能,隻要用心,一切皆有可能。 * 他是她第一眼看上的仙氣飄飄的少年,值得她奉上全部的熱情和勇敢。她是甄明珠,他是程硯甯,終有一日,她是他的掌上明珠。 * 那一天,甄明珠二十歲。 高檔酒樓豪華包廂。 中學同學會。 三年河東、三年河西。曾經卑怯寡言的同班女生穿着高腰短裙黑絲襪,妝容精緻,自信飛揚。 她們當着她的面,暢談名校的曆史和光輝。 有人看着沉默的她頻頻發笑。 當年飛揚張狂的跋扈千金家道中落遠走他鄉,T恤闆鞋牛仔褲,慘,不忍直視。 有人笑問:“你現在在哪上班呢?” 甄明珠淡淡一笑未開口,修長身影撥開人群,微笑着擡起她的手:“冒冒失失的,手機都忘了帶。” 包廂裡靜了幾秒,有人遲疑喚:“學長?” 當年不染塵埃的一中明月,如今姿容清絕的筆挺青年,終歸,一頭栽進了臭溝渠。 * 甄明珠:她沒有這般不顧一切地愛過人。 程硯甯:她是他的小太陽,她是他的光。 * 看起來好像除了美再無優點的小太妹VS清冷無塵仙氣飄飄大學霸,學妹和學長,女追男,校服到婚紗,沿襲阿錦甜寵暖虐風,1V1雙處,演員VS建築師,結局H。(^__^) 謹以此文,重走韶華。 獻給所有一直陪伴阿錦的小可愛們…… 筆芯。

  • 我家學神超級甜

    兔奶貓

    浪漫青春已完結28.47萬

      偶遇學神夜場賣笑,   蘇甜很方!!!   此後與學神偶遇的頻率似乎越來越高……   【食堂進餐】   學神:同學,拼個桌。   蘇甜:……   【操場晨跑】   學神:同學,借個水。   蘇甜:???   【七夕佳節】   學神:同學,約個會。   蘇甜:!!!   ……   【婚後】   誰說學神清隽、高冷、禁欲,神聖不可侵犯??!   媽的!   她骨頭快被折騰散架了,什麼時候才能下床!!!   【題外】   悶騷學神VS中二癡女,男女主都非完人。   真正愛你的人,不僅愛你光鮮亮麗的表面,也愛你黑暗醜陋的内裡。   推薦兔媽完結短篇《總有妖怪想吃他》。

  • 南太太的隐婚日常

    心如飛絮

    浪漫青春已完結203.72萬

    推薦飛絮超寵新書《全球示愛慕太太》求寵愛~他傲世天下,偏偏寵她一人入骨。卻在她深陷其中的時候,棄她而去。 一年後,他挽着其他女人出現,将她忘得一幹二淨。 她心灰意冷,攜女大婚,和其他男人共赴禮堂。 他卻攜一衆保镖,直闖禮堂,雙目噴火,“你若敢答應,這裡所有的人都跟着你陪葬。” 他說:“我南風嘯要的,别人連看一眼的資格都沒有!” 冷漠如他,卻也管不住自己的心。 南總寵妻三原則:愛她,愛她,狠狠愛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