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古代言情 經商種田 田園空間之辣妃有喜
展開

田園空間之辣妃有喜 輕妩媚 著

一品紅文 已完結 簽約 VIP 古代言情經商種田

166.61萬字| 1751總收藏

一睜眼穿成農家童養媳,沒錢沒地沒存糧,還有五個哥哥兩個弟弟?!
就在石暖風快要絕望的時候,她卻驚喜發現了随身自帶的田園空間。
從此雙肩扛起十口飯,存糧隻要勾勾手,治病救人随心走,勢做女強人!
親戚耍無賴?鄰裡來鬧事?惡官欺上門?
沒關系,關門,放戰王!

(1V1甜寵 放心入坑)

免費試讀 加入書架 投票互動

作品互動區

大大已收到0個禮物禮物寫的好棒,送個禮物~!

推薦票本周票數

0

還沒有收到推薦票,期待你的鼓勵

投推薦票

月票本月票數

41

排名52

投月票
我的迷妹等級

還沒人支持Ta·快來做第一人

作品讨論區

0/25字

0/2000字

簽約

輕妩媚

  • 作品總數

    2

  • 累計字數

    209.12萬

  • 創作天數

    1340

其他作品

  • 空間錦鯉之農門藥香

    一朝穿越入農門,林采桑成了村裡有名的‘富貴星’。 極品親戚砌成山,個個将她當成了稀有動物大熊貓,捧在手心怕摔了,含在嘴裡怕化了。 極品一号實力爹:咱家桑桑要嫁人?先過了我這關。 極品二号小氣娘:要相公幹啥,娘帶你吃香喝辣、逍遙快活去! 極品三号腹黑爺:女兒家的少幹髒活累活,快把你哥叫來! 極品四号氣勢奶:哪個敢欺負桑桑,老身跟他拼命! 極品五号護妹哥:妹妹,好吃的都給你,哥不餓! 林采桑捏着身上的肥肉欲哭無淚:“放開我,我要減肥!” 還有隔壁那個姿容絕世的冰山美男,暗中護她寵她不說,身份竟然也不簡單……

    加入書架

更多迷妹周榜

  • 1

    言吧書友15161212391117404

    1,201 迷妹值

  • 2

    暫無

    - - 迷妹值

  • 3

    暫無

    - - 迷妹值

更多迷妹總榜

  • 1

    gtxysleet

    8,947 迷妹值

  • 2

    yeqingru

    7,809 迷妹值

  • 3

    julia55

    7,609 迷妹值

  • 4

    qtiantian

    7,609
  • 5

    念童年

    7,603
  • 6

    futgcli

    7,550
  • 7

    書友_1331441

    7,509
  • 8

    言吧書友15618952092811831

    7,509
  • 9

    言吧書友15522400678418831

    7,509
  • 10

    言吧書友15235940568321880

    7,509

同類推薦

  • 家有悍妻怎麼破

    六月浩雪

    前世,她因軟弱可欺不得善終。重回歸來,她步步為營擺脫極品家人,順道再報個恩。“喂,你别誤會,我隻是報你上輩子的救命之恩。”“救命之恩,當以身相報。”

  • 鳳帝九傾

    一季流殇

    【完結精品】因一場夢境而來,因一張皇榜結緣。九皇子要成親,娶的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女大夫,瞬間引起衆怒,皇城嘩然。公主,郡主,官家小姐,齊齊反對。皇上,太後,皇後……警告威脅,明槍暗箭齊上陣,隻為阻止這樁婚事。風華絕代九殿下冷笑,“娶她,我活;不娶她,我死。”九個字,所有反對的聲音一夜消失。藥房中侍弄金蛇的女子雲淡風輕般輕笑,帶着一種俯瞰世間蝼蟻的漠然無情,“娶我?問過我的意見了?”“如果我現在問你

  • 驚世醫妃

    綠依

    她,雪凡心,二十一世紀赫赫有名的醫學天才,卻穿越到鎮國公呆呆傻傻的廢材小姐身上。當醜顔褪去,她的絕色容姿,她的萬丈光芒,鳳驚天下。他,夜九觞,神秘莫測的九皇叔,夠冷酷夠霸道夠腹黑,某個無聊日,發現了一個有趣的小東西,從此開始他天上地下的漫漫追妻之路。世人都瞎了嗎?難道沒看見這隻貪吃的小狐狸才是真正的明珠?管他世人瞎不瞎,總之這隻貪吃的小狐狸必定是他的囊中之物,先養肥點,以後的肉才好吃。

  • 重生之商女王妃

    禾木火每

    摔下懸崖的王妃,醒來成了六歲的孩童。重生一世,對着慘遭嫡母算計的爹爹,膽小老實的母親,懂事重情的哥哥。白如月迎着逆境,讓父親避開禍事,讓哥哥名揚天下,與如意郞君舉案齊眉。

  • 四爺又被福晉套路了

    冰嬸

    他高冷薄情,陰鸷難測,将權謀玩弄于股掌之間,卻獨獨将她放在心尖尖上。她是他的嫡福晉,也是仙女氣質和可愛氣息并存的美人兒。“這财政大權和管家大權,我通通都不要了。”她看着步步靠近的男人,弱弱地道。“沒良心的小傻瓜,從來都是你想要什麼,爺便給你什麼。”他走近她,低沉而磁性的煙嗓,就像是行走的低音炮,“但隻一點,爺給過你的,就決不收回!”